相关文章

如竹的板桥?茶具厂家与您分享

清人郑燮,号板桥,“扬州八怪”之一。板桥的“怪”,仿佛是骨子里的,与生俱来。彼一时卖画,乃一无所有——“郑生三十无一营”;此一时卖画,则功成名就——“三绝诗书画,一官归去来”。但风骨未变,都是清清白白、堂堂正正,自食其力——“闲来写就青山卖,不使人间造孽钱”。

“难得糊涂”,是板桥年近花甲时的自题。匾额旁注:“聪明难,糊涂难,由聪明而转入糊涂更难。放一著,退一步,当下心安,非图后来福报也。”题与注为世人津津乐道,且一而再再而三加以引申、仿造,而今几乎被鼓捣得糨糊满墙而势利满天。殊不知,匾下站立者止“一肩明月,两袖清风”。清醒,清贫,又不失宽容,自嘲。在六十寿诞上,板桥又和盘托出如下“知足”心愿:但使“囊有余钱,瓮有余酿,釜有余粮”;只令“耳无俗声,眼无俗物,胸无俗事”。是年底,卸任归田。

这是竹的品格,清奇。这是竹的精神,坚守。

无论做事做人做官,板桥都是一傲竹。这“竹”进则体察民情济天下——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。些小吾曹州县吏,一枝一叶总关情。”这“竹”退则矜持节操善其身——“乌纱掷去不为官,囊橐萧萧两袖寒。写取一枝清瘦竹,秋风江上作渔竿。”

板桥仕途奇崛,为“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进士”,两任为官又两度卖画。读书人的风光与人间宦海风波,有着深刻而“难得”的体验。反映到艺术上,极自然地多奇绝。近代大诗人张维屏这样评价郑板桥:“板桥有三绝:曰画曰诗曰书。三绝之中有三真:曰真气曰真意曰真趣。”“三绝三真”可谓点击到了板桥艺术人生的命脉!由此不难理解,板桥所爱的风景或曰风物,不可能是风花雪月,而只能是幽兰瘦竹苦石,偶涉松菊。古稀之年,板桥画了一幅《兰竹石》,题识:“四时不谢之兰,百节长青之竹,万古不变之石,千秋不变之人。写三物与大君子为四美也。”托物言志,尺寸间的写意,显现的却是一生秉承的精神写照。

人心是秤。板桥在山东潍县当“父母官”的那段岁月,无论如何是值得纪念的。狂也罢,怪也罢,糊涂也罢;敢担当,得民心,却是有目共睹。正是有了“一枝一叶总关情”的深情,板桥才会做出“为民请赈,忤大吏”的壮举,也才会得到遮道挽留与流芳清名。对板桥的“去官”,有不同的评价,也有不同的推断。但有一点勿庸置疑,那就是板桥乃赤条条一真人。时人笔记《小豆棚》载:“当其去潍县之日,止用驴子三头:其一板桥自乘,垫以铺陈;其一驮两书夹板,上横担阮弦一具;其一则小皂隶而娈童者骑以前导。”清廉如此,唯竹石可相拟。

板桥如竹,泠泠有声,铮铮有骨。更多的关于竹、茶具厂家请关注祥福茶具品牌公司。